“郭明瑞老師聊民法”第十九期:抵押權的實現(第二篇)
日期:2019-08-02

抵押權的實現

今天我們所談的題目就是抵押權的實現,上次我們談了抵押權的效力。談抵押權效力其中講到抵押權人的權利,抵押權人很重要的一項權利就是他的優先受償權。抵押權人的優先受償權就是行使抵押權,以抵押財産的變價優先受償于其債權,這也就是抵押權的實現。抵押權實現就是抵押權人行使抵押權,以抵押物的變價優先受償債權。



第   二   篇

-THE SECOND-

03

抵押權效力的擴張問題


上一次我們講抵押權效力的時候,講到抵押權效力所涉及到標的物。抵押權效力所及的這些標的物,抵押權實現的時候可以一並拍賣的。有一些物,它不屬于抵押權效力所及的,但是在抵押權實現的時候有必要一並變價的,就是屬于抵押權效力的擴張,也成爲抵押權效力所涉及到的物。


比如上次我們講到,抵押權設立以後新增加的從物。抵押權設立以前的從物當然是效力所及了,抵押權設立以後,新增加的從物按照“從隨主規則”也應該一塊變價,但是這個財産畢竟是抵押人其他財産價值轉換過來的,因此它是屬于一般債權擔保的範圍之內,抵押權人不能就這個來優先受償。


最典型的就是,我們《物權法》規定,建設用地使用權抵押以後,這個土地範圍新增的建築物,不屬于抵押財産,它不在抵押權效力範圍之內。但是在抵押權實現的時候,抵押權人應當一並去實現變價,抵押權效力就擴張了。土地使用權抵押權的效力,擴張到了土地使用權抵押以後土地上新增的建築物。


上一次我們提到過,《物權法》這個規定跟《擔保法》裏面的規定是不同的。《擔保法》裏面是講抵押權人可以一並拍賣,那個可以更主要是從價值上來考量。就是說,我如果單純拍賣抵押的土地建設用地使用權,而不把建築物一塊拍賣,不會影響價值實現,足夠清償債權,就沒有必要去一塊拍賣。如果他覺得我單獨拍賣價值會降低,加上建築物一塊賣價值會提高,這就更有利于來實現抵押權,他這時候可以一並拍賣,是否一並拍賣是從這個角度來考慮的。


這個規定,包括我們台灣地區法律也是這樣規定的。我們《物權法》規定不是“可以”而是“應當”,“可以”是權利,“應當”是義務,這個不一樣的。因此,土地新增加的建築物在實現抵押權時就是要一並拍賣,你不能說我不想拍賣,我就想分開單獨賣,我不包括它,不行,它是應當。這個出發點就是爲了使建設用地使用權人和建築物的所有權人一致,就是要爲了保持主體一致。目的就是這樣,保持主體一致,避免權利沖突。它不是爲了充分地實現抵押財産的價值,如果爲了充分實現抵押財産的價值,那就是應讓當事人去選擇的。


04

抵押權實現的效力


抵押財産變價以後,抵押財産變價的價值這是屬于抵押人的,抵押權人只是從中優先受償,因此,清償剩下了以後你還要返還給抵押人。當然不足清償的時候,抵押權人的債權就成爲一般債權了,即不足以清償的債權成爲一般債權。


同一個抵押財産上有不同抵押權人的時候,如果抵押財産實現,抵押物變價,這種情況下會發生對另一種抵押權的效力問題。在抵押財産變價以後,對其他債權抵押權發生的效力上,有不同的立法例,主要是兩種:一個是承受主義,一個是注銷主義。按承受主義,一個抵押權人實現了抵押權,抵押物的取得人取得抵押財産了,但是這個抵押物上還存在其他抵押權。


這裏涉及重複抵押,《擔保法》是禁止重複抵押,或者不允許重複抵押,《擔保法裏面規定,你再抵押可以,是要就擔保價值、剩余價值抵押,而《物權法》沒有這樣規定。沒有這個禁止性規定,《物權法》恰恰是肯定了重複性抵押,否則就沒有這個抵押權順序問題。


當然,從(物權法允許重複抵押)這個規定來講,主要是抵押人設定的時候沒問題,抵押權人設定的時候要考慮,爲什麽他抵押了,我還要接受抵押?你會考慮幾個問題。第一個問題是這個財産會不會增值,將來會不會有剩余?第二個問題是將來債務人能不能清償?肯定要考慮這些利益關系,現在應該不存在禁止重複抵押問題,這幾個抵押權必然有一個抵押權先到期,不是同時到期。如果在第一順序抵押權到期了,他實現了,那麽其他後順序抵押權呢?後面順序抵押權到期了,存在了,前面那個抵押權怎麽辦?承受主義就是你實現你的,其他抵押權存在。


按照注銷主義,一個人實現抵押權,其他所有抵押權都不存在。這種情況下怎麽辦?如果抵押權是先順序的,那你先就你的債權受償,剩下你給存放起來,由後順序的人清償。如果後順序的人實現抵押權,那你先把前順序的抵押權擔保的範圍數額提存,放起來,剩下的,你才可以去受償。


我們國家現在來講采取的是一種注銷主義,因此來講,如果後順序抵押權人先實現抵押權的時候,他首先要把前順序抵押權擔保的債權提存,他不能就這部分受償,他只能就剩余余額來受償,但是抵押權受償順序前面我們談到了,它是有順序性的,登記的以登記的先後順序爲准;有登記有沒有登記的登記優先;都沒有登記的就同一順序,同一順序就是平等受償。


抵押權實現以後就抵押人來講,他的所有權就消滅了,物就不是他的了。就抵押權人來說,他是可以優先受償自己的債權。就抵押物的取得人來說,抵押物上的負擔還存在不存在?主要涉及到,比如拍賣取得的是屬于原始取得還是繼續取得?如果不是拍賣是變賣呢?折價呢?這肯定不存在一個原始取得的問題。


這種情況下,上面的負擔還存在不存在?按照我們現在《物權法》的規定,就要看這個負擔是什麽時間設立的。這個負擔什麽時候設立的?這個負擔具不具有對抗抵押權的效力?如果這個負擔是抵押權設立以後設立的。比如,抵押權設立以後,我們前面講的,他又設立了用益物權,又出租了,設立租賃權,這些它是不具有對抗抵押權效力的。因此,抵押權實現以後,抵押物的取得人也就不再承受這個負擔,這個負擔就消滅了。


如果負擔是抵押權設立以前存在的,比如,抵押權設立以前就出租了,就設定了用益物權。這些權利它是具有對抗抵押權效力的。因此,在抵押權實現的時候,這些負擔是不消滅的。抵押物的取得人要繼續承受這個負擔。這就存在一個你抵押物有這些負擔,抵押權實現的時候你要告知人家,比如,拍賣的時候要告訴人家你這個物上有什麽瑕疵。如果沒告知的時候,第三人不知道,你是要承受瑕疵擔保責任的,這是回到買賣當中的問題。但就第三取得人來講,他要承受這個負擔。這些是當事人自願設立的負擔,有些物上的負擔是法定的負擔,法定的負擔是不會因爲當事人的約定而取消的。

我們國家現行《物權法》規定的抵押物上的法定負擔,主要是在兩種情況下。第一種是土地承包經營權,第二種是鄉鎮企業的廠房抵押權。廠房抵押,抵押廠房占用範圍之內的建設用地使用權也隨之抵押,這個抵押權,它的負擔是法定負擔,不能改變的。《物權法》當中明確規定,這兩個抵押權實現之後,不得改變原來土地的用途。這個用途負擔不得改變,將來以後建設用地使用權統一制度以後會有變化的,但是土地使用權的性質不能改變。土地承包經營權抵押權實現了,土地性質不能改變,原來是農業用地還是農業用地,農村鄉鎮企業廠房抵押權實現了,土地性質也不能改變,還是屬于建設用地。



“郭明瑞老師聊民法”抵押權的實現

在本公衆號共分2期進行推送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